• <optgroup id="y22ui"><i id="y22ui"></i></optgroup>

    1. <optgroup id="y22ui"><em id="y22ui"><pre id="y22ui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
    2. <ruby id="y22ui"><i id="y22ui"></i></ruby>

      新能源車企切入保險賽道 蔚來下注保險中介牌照

      • 發表于: 2022-01-27 08:28:30 來源:北京商報

      新能源車企頻頻切入保險賽道,車企涉足保險已然成為新潮流。繼特斯拉、小鵬后,蔚來也向保險牌照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,其保險經紀有限公司完成工商注冊。不過,要真正涉“險”并非易事。根據保險中介“先照后證”的要求,不僅要取得牌照,后續更要獲得監管的經營許可,方可經營保險業務,而管理能力等門檻也將是避不開的挑戰。

      下注保險中介牌照

      1月26日,北京商報記者發現,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,1月19日,蔚來保險經紀有限公司完成工商注冊,注冊資本5000萬元人民幣。據悉,蔚來是目前國內首家擬設立保險經紀公司的新能源車企。

      新能源車企欲“結緣”保險已不是新鮮事。早在2018年,小鵬汽車已獲準開展汽車保險代理業務,并專門成立了廣州小鵬汽車保險代理公司。2020年8月,特斯拉在上海注冊了特斯拉保險經紀有限公司。此外,國內其他新能源車企也有相關意圖,有知情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比亞迪也在籌備保險代理公司。

      近年來,新能源汽車產業突飛猛進。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,到2021年三季度,我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已達678萬輛。

      增速迅猛的新能源汽車數量蘊含著巨大的保費市場。對于新能源車企入局車險市場的成因,易車研究院院長周麗君總結道:“一是新能源車市場很大,二是新能源車企自身有技術優勢,三是政策方面,相比十年前越來越放開。”周麗君認為,“天時、地利、人和”很快就會形成。以新能源車為代表的車企率先布局,隨著智能化程度的提升,其他車企也會進入直營保險的行業賽道。

      新能源車險可以作為汽車企業直接鏈接C端用戶的入口,不僅可以打通消費者用車生命全周期,也為業務增長提供新可能。車車科技創始人兼CEO張磊表示,車險成為車企掌控消費者服務的超級入口,重塑兩者關系,從銷售走向消費者用車全生命周期管理。車企可以就此拓展汽車保養、理賠維修、汽車金融等汽車后市場業務,成為消費者用車綜合服務的主要提供方。

      促創新or止虧

      在張磊看來,車企入局車險市場的優勢明顯,其中包括車企服務鏈條延長,有望主導用車綜合服務市場;以車險為服務抓手,車企將積極拓展汽車生態服務;汽車產業智能化改變車險商業邏輯,加速車險創新,而新能源汽車將是車險創新的最佳載體。

      在新能源汽車時代下,人、車、廠關系正在重構。在傳統模式下,車企往往只承擔汽車生產制造任務,交付、維修、增值服務都由經銷商承擔,車企與用戶連接較弱。而在現有模式下,車企正在滲透汽車產業價值全鏈條,成為消費者用車綜合服務的主要提供方。對此,張磊表示,首先,新能源車企發力車險業務,有助于重塑車企與消費者的關系。其次,新能源車企的產業鏈條也更長。最后,車企發力車險,有助于打破數據孤島,促進車險創新。

      2011-2020年我國車險保費收入持續壯大并突破8000億元,但行業卻深陷保費增長難的嚴峻挑戰。業內人士表示,車企入局可以更好彌補行業經營虧損現狀。

      早在新能源車企涉“險”前,部分傳統車企就早已圈好領地。東風汽車集團、廣汽集團、北汽集團分別設立或聯合設立了保險經紀公司。

      不過,車企入股并非都能帶來甘霖。吉利入股后的合眾財險利潤再下探。償付能力報告顯示,2021年,該公司累計凈虧損達到9224.38萬元,而2020年虧損額為5081.12萬元。

      牌照僅是敲門磚

      車企來勢洶洶,但牌照僅是“敲門磚”,業內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要想賣保險,對于剛設立的保險經紀公司來說,要取得“監管許可證”。根據2021年11月銀保監會發布的《保險中介行政許可及備案實施辦法》,申請人要想獲得經營保險經紀業務許可,需具備財務狀況良好,具有以自有資金對外投資的能力,出資資金自有、真實、合法,不得用銀行貸款及各種形式的非自有資金投資等多項硬性指標。

      張磊認為,新能源車企做車險,一大難點是服務網絡的建立和管理。目前,我國車險數字化進程還很淺,本地化出單、結算服務、推送修等關鍵環節需要隨著車企服務市場范圍不斷擴大和下沉。其次,為了保證用戶體驗,要與大量線下服務網點達成協作或自建龐大的服務網絡體系,時間成本和資金成本很高。

      新能源車企入局車險,還要面臨系統搭建的問題。張磊對此表示,要在車機和移動端開展業務,必須具備成熟的線上系統,然而不同省市不同公司接口不同,承保規則有差異,對接不容易,全國只有少數從業機構具備上述能力。

      此外,雖然更精準和個性化的車險定價觸碰到了市場的痛點。業內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新能源車企賣保險涉及到車輛數據,即用戶隱私,這就引來了最核心問題,比如車主信息數據如何使用和管理,目前這方面的技術還處在試水或者探索的過程。

      “目前,車企主戰場激戰正酣,還要解決供應鏈安全等問題,面對新能源車險的機遇,車企不得不考慮團隊建設,投入產出,往往易造成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況。”張磊補充道。(記者 陳婷婷 胡永新)

      一本到无码专区av无码
    3. <optgroup id="y22ui"><i id="y22ui"></i></optgroup>

      1. <optgroup id="y22ui"><em id="y22ui"><pre id="y22ui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
      2. <ruby id="y22ui"><i id="y22ui"></i></ruby>